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团队原创:那些在不幸的婚姻中患上抑郁症的女人都怎么样了

当前位置 : 首页 > 离婚案例

团队原创:那些在不幸的婚姻中患上抑郁症的女人都怎么样了

* 来源 : 本站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9/10/22 10:51:45
我是一个离婚律师,每年都要经办几十起离婚纠纷案件,每一份《民事判决书》、《民事调解书》或者《离婚协议书》就是一个家庭的故事。


故事一:婚后第18年,她罹患抑郁症,但她坚强走出低谷,还为自己和女儿购买了两套房产,一间商铺


她和他1990年登记结婚,婚后,由于90年代初社会提倡晚婚晚育,双方皆未有养育孩子的意愿,加之男方父母明确表示不会给予支持和帮助,基于双方个人意愿、家庭原因和经济条件都不太理想,因此,双方并没有生育孩子,直到1996年底她才好不容易怀孕。


孕期由于体质变化,她一闻到油烟味就会出现严重的孕吐情况,无法下厨做饭,男方不仅不帮助她做饭,还坦言说不会回家吃饭。


孩子还未出生,男方的行为就让她的心凉了半截。


她总是一个人去产检,一个人挺着大肚子自己做饭吃,完全感受不到一点家庭温暖。


1997年女儿终于出生了,但男方完全没有想要承担作为父亲与丈夫的家庭责任,对孩子与家庭事务完全不闻不问。



日常生活中,男方时常夜不归宿,就算回家也都是凌晨,所以她时常见不到丈夫的人影,两人在婚后时常处于争吵与冷战的恶性循环之中。


由于同时长期处于高强度的工作之中,她承受着来自家庭和工作的双重压力。


2008年她被确诊为抑郁症。


罹患抑郁症的她有时会感到特别亢奋,有时会感到身体无法动弹,甚至经常想到要自杀。


在她尝试向丈夫寻求安慰时,每每都只能得到丈夫的怨怼和责备,甚至对她恶言相向,实施言语暴力,冷嘲热讽。


2009年,由于长期子宫内膜异位症病情恶化,经痛频频引起血压升高,医生告知她需要做切除子宫的手术,这对罹患抑郁症的她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当她向丈夫告知这一情况时,男方仅仅是点头表示知晓,并无任何安慰和宽慰之词,亦未表示要陪同她去医院完成手术。


迫于无奈,她只能独自一人入院治疗,手术前一直是由同事照应,只在术前必须由家属签字时,丈夫才缓缓出现在医院。

 

令人寒心的是,由于婚后男方一直坚持AA制生活模式,所以男方只用了2个10元红包打发她进了手术室。

 

故所有的医药费也都是她自己一力承担。



后来在女儿口中才得知,丈夫得知她已切除子宫,以后都不能为其生育儿子了,所以就与其父母商量如何跟她离婚,言语中对她亦满是嫌弃和厌恶。

 

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男方这些话全都是当着年幼的女儿说的,完全不顾及对女儿造成的恶劣影响。


出院后,她独自照顾自己的身体和女儿,三年间夫妻之间再没有怎么说过话。

 

2012年女儿中考,而“父亲”的角色则是一路缺位,仿佛家中只是住着一位合租客,两人俨然变成了陌生的“合租客”关系。

 

男方长期晚归,与一群狐朋狗友在外饮酒作乐,酗酒成瘾,完全不管家中妻子和女儿的死活,不可否认这段感情已经步入到完全畸形的阶段。

 

一直熬到女儿中考后,她毅然带着女儿离开那个冷冰冰的家,开始在外租房居住,与朋友合伙做生意。

 

与男方分居后,她的情绪开始变得好起来,晚上也慢慢开始有了好的睡眠,所以精气神一天天好起来。



命运总是眷顾着坚强而努力的人。

 

分居六年后,她凭借自身努力为自己和女儿各买了一套商品房,还给女儿买了一间商铺,母女两人就像姐妹一样亲密。

 

2018年中旬,她来我律所与我面谈,跟我讲述上面发生的一切,她并没有哭,也没有委屈,一切都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一样。

 

原因是:她走出来了那个情感的泥潭。

 

实际上,由于两人一直未办理离婚手续,也并未订立夫妻财产分别所有的书面约定,所以分居期间所取得的财产也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我跟她沟通过后,给她一个方案就是可以先与男方沟通协商,毕竟这么多年,她所赚取的资产,男方并未投入一分钱,也未投入过一分精力,在情感和道德上,是可以与男方沟通的。

 

本案在我后续介入协商后,多番与男方沟通,通过从情感和孩子教育等各方面与男方交流。最终,男方也认可这么多年对不起她,所以就没有要争取她分居后所赚取的资产,双方婚后男方早年购买的房产,她也没有主张分割。

 

两人在我们沟通调解之下就去办理了离婚手续。

 

离婚后一天,她和女儿一起来律所拜访,整个人看起来神采奕奕,完全看不出以前有过抑郁症。

 

故事二:21年前他们骑着单车去登记结婚,21年后的今天,他开着特斯拉带她来法院办理离婚手续

 

她和丈夫是发小,父母亲也都是旧熟识,可谓青梅竹马。

 

刚刚在一起时,两人一起上班,一起下班,饭菜不好吃的时候,一箱一箱吃泡面也觉得很幸福。

 

当时她母亲生病,男方义无反顾地在医院和家之间跑来跑去,端汤送水,无微不至地照顾老人家。

 

她生日时,他骑着摩托车跑了很远的路买回蛋糕给她吃。

 

那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1998年,没有婚礼,没有戒指,只带了几床新的喜被、鞋子,两人就登记结婚了。

 

结婚后,他说要去广州工厂上班,她毅然跟随。

 


2003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两个人的感情终于有了爱的结晶。

 

孩子出生后,两人也变得更加努力,2005年开始一起开立工厂,不再为人打工。

 

万事总是开头难。

 

为了节约成本,她什么活都大包大揽,很多时候都要工作到晚上两三点,甚至是三四点,第二天七八点还要起来继续去上班。

 

由于体力透支,超过身体负荷,她有时候都会带病上班,就是希望能多帮他分担一些。

 

日常生活中也会有平常夫妻之间的小吵小闹,但日子总算过得平实安稳,工厂也做得略有起色。



几年后,产业转变,两人商议后便顺势而为,开立了自己的服装公司,注册了商标,有了自己的品牌,事业上做得风生水起。

 

但2018年4月,她却从合作伙伴的口中听到他找了一个女大学生,想要生多几个孩子。

 

这对她来说犹如晴天霹雳,这么多年的辛苦劳作,难道要拱手让与她人吗?

 

但情感上她还是很爱他,她几次三番与他对质。一开始,他不承认,只说你不要听别人乱说,我不可能做那种事。

 

由于公司有一百多名员工,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她实在是无法忍受。

 

她跟踪他,果然发现了他与一名年轻女子一起走进了XX酒店。

 

这一刻她内心五味杂陈,心里对他充满了愤恨。

 

晚上她又一次找他对质,这一次他承认了有交往一个女人,但他还是爱她的,他只是考虑她年龄大了,不能再生育子女,单纯想找个女人再生个孩子,以防他们的儿子发生意外。

 

这样的理由让她完全无法接受,她情绪极度奔溃,可又不知如何发泄,只顾一味哭泣。

 

思量几日后,她痛定思痛,明确告诉他,只要他与那个女人断了联系,她便可以既往不咎,大家还是和以前一样好好生活。

 

他欣然答应。

 

谁知在后续半个月她回去老家的间隙,他依旧与那个女人在一起,竟还光明正大地带她去公司,带她去见各种朋友和合作伙伴,甚至还把家里所有的财产情况、公司的经营状况,连同家庭成员的信息都告诉了那个女人。

 

他的一切所作所为让她无法接受,情绪达到崩溃的边缘。

 

无助的她也不知要找谁求助,一方面伤心这么多年的情感付出遭到了背叛,另一方面又害怕这么多年打下的基业被第三者乘虚而入。

 

经好友介绍,她过来律所找到了我。

 

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优雅、文静,但又透露出一丝软弱,在描述上面发生的一切经过时,她一直在不停地哭泣,我也非常能感受到她对他深切的爱意,但爱不能是单方的。



跟她聊了整整一个上午,我综合帮她分析了情感和资产两方面的情况,主要还是资产方面,我让她尽量与他沟通一下家庭资产状况,也了解一下现今公司运营和应收账款的详情,先写一份《婚内财产协议书》,把婚后的资产情况先固定下来,以免后续发生资产转移的情况。

 

在我耐心地指导下,几经周折,最终与他签下了《婚内财产协议书》。至此,本案中,对于财产方面的争议已经确定下来,本应该开心一点的她,每次与我沟通时也还是会哭泣,总是会埋怨他,觉得自己付出这么多年的青春,无法接受他的背叛,甚至在言语之间经常会说我很想杀了他然后自杀我想死之类的极端言语。

 

我觉得她的心理状态已经是非正常状态,所以强烈建议她去看一下心理医生。

 

过后几天,她发了医院的抑郁自评表给我,我看到诊断结果是:有(重度)抑郁症状。所以我内心特别担心她。

 

所以我只能尽量安抚她要放下过往,尝试接受现实,多为自己和孩子的未来考虑,先保障目前可以保障的东西。

 

因为经办这么多离婚纠纷案件,我深刻地认识到一段婚姻在抽离了感情元素后,剩下的就是利益分割,甚至于庭审时会看到各种丑恶的嘴脸,现实中好聚好散的婚姻实在太少了。

 

这个案件我从2019年6月介入至今天双方终于友好调解结案,期间约对方当事人过来我们律所面谈了一次,电话、微信沟通了无数次,与对方也建立了良好的沟通机制,才在调解当天顺利帮她拿到了约一千万元的净资产,男方也基本上“净身出户”,但在拿到《民事调解书》和《离婚证明书》的那一刻,她还是没有忍住,在法庭门口哭了很久。

 

从一个专业婚姻律师的角度来说,案件调解的结果比预期的诉讼结果好了太多,虽然我已叮嘱他尽量不要刺激她,但是她的抑郁症,确实可能还需要很久时间才可以痊愈。在法院门口临别时,我轻轻地给了她一个拥抱,当时都能感受到她的身体有点微颤,希望她后续可以看开点,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尽快走出这段人生的低谷期。

 

看过许多心理学方面的书籍,我个人认为抑郁症需要自愈,如果自己内心不能接受,将会越来越严重。


传统的心理分析认为,抑郁症是愤怒“往内走”,试想一想,一个人藏着一肚子气,甚至是五脏六腑的愤怒,这个人所发放出来的气息,会是多么地让人窒息!



所以我真切地希望处于病态感情状态的人都能够放下过去,昂首未来。


其实人生就是一种经历,很多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没有必要唏嘘和感叹,也没有必要抱憾和懊悔,更没有必要忿忿不平,心存不甘。


我以往经手的这类案件中,婚后因常年遭受家庭暴力行为和忍受另一方婚外情行为而罹患抑郁症的当事人很多,男性和女性也都有,大部分人在解除那段婚姻关系后,慢慢就会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和人生。

希望大家永远都要对生活和生命抱有热情,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爱值得去爱的人,因为,生活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值得去追求和享受的。

咨询热线:13512701972
在线咨询